酸儒腐說 竊取靈感



其實本齋主從一開始經營蠹酸齋開始就是打算要好好經營知識影片的,所謂的寫文章不過就是一時興起,想說弄影片很忙的時候無聊可以寫寫文章自迂迂人,誰知道莫名其妙我的文章反而變成重點,自從發現這件事情之後事情就變得有不一樣了,於是就下了一個決定那就是每天都要出一篇文章出來,然後禮拜五固定上一篇電影,禮拜六出一篇個人的心情抒發,說是說抒發,其實平常應該也是在抒發。

既然給自己下了這樣的決定那另一個問題就是我或許以前可以幾天發一篇文,但變成這樣的模式以後就是每天都要有想法可以出來但我自己是個生活相當乏味的無聊男子,說起一天當中最亢奮的時間點大概就是喝下一天第一杯咖啡的那十秒,會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是一株枯萎的雜草,突然喝到一口泉水一樣的感覺吧,這十秒的感受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尤其這段期間當中或許可以說是一種自我昇華的狀態,常常在這十秒當中我會得到許許多多的靈感,之後就可以順利地打出接下來應該要討論的社會議題或是文章,順利的話就是這樣,真正可怕的時候是不順利的時候。

有時候太過沉迷於那短短的時間,或是那天的第一口咖啡太過難喝時,就會變成一種危機,這種危機我稱作匱乏心靈狀態,總而言之就是今天要寫的東西會絕對寫不出來,然後整天必須在一個缺乏思考能力的情況下度過,反正就是會是相當慘的情況,如果文章還有存檔當然是最好,慘的時候是那種沒有存檔的日子就變成死命都要生出一篇鬼東西都好,自從意識到這件事情之後我就開始張大我的耳朵了。

雖然我根本不是甚麼作家,甚至連部落格作家都還有一段距離,但我聽說作家都會去竊取他人的故事拿來當作自己的故事或是靈感,對我來說這些也是正常的行為,我總是會多跟朋友、店家的老闆或是那些可愛的服務生聊聊天,我覺得只要能夠激起我靈感的事情我都會去做做,像是走在路上發呆唱歌或是看著一株某個店家種的植物,在那邊凝視著五分鐘或多或少會得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再不然就是走在路上的時候偶而會下點小雨,之後淋了滿身濕的情況下罵了幾句髒話之後就靈光滿滿,用憤怒及哀怨打出一篇文章。

但在所有得到靈感的方法當中,最有趣的方法就是觀察陌生人的行為舉止猜測他們的故事,有時候人會在平日的中山區咖啡廳總是會看到有著優異身段,但是帶著一些漂亮疲憊面容的女性,加上一些細節上的判斷,我多少就可以判讀出這位小姐應該是那種在夜晚上班的女性,白天可能正好就是出來散散心和排解一些鬱悶吧,隔壁桌坐著一個看起來好像很煩惱的年輕男性,看他的穿的西裝不是非常昂貴的那種訂做西裝,畢竟肩線和襯衫的版型有許多的誤差,我想應該是從哪裡買來的成衣吧,我猜想這個應該是一個年輕的菜鳥業務,看看日期也應該是為了本月的業績該煩惱的時候了,不知道他做的又是哪一種業務呢。這家店最顯眼的位置上坐著兩個年輕的女孩子,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個看起來像是高中生的學生竟然不用上課,或許很有可能只是長得像高中生吧,總而言之兩個人就這樣拍著眼前的的抹茶巧克力鬆餅,我看著他們已經拍了將近五分鐘了,似乎還是沒有打算開始享用這道漂亮的食物。這家咖啡廳的服務生是一個帥氣的男孩子,看他今天一直找機會就偷看手機,然後偶而擺出一些甜甜的表情,通常我可能會猜測是剛跟女朋友在一起,但卻因為他長得實在是有點太清秀了,讓我想到我的那些同志朋友,所以搞不好是剛跟男朋友在一起也不一定。


以上這些東西我從來就沒有認真去求證過答案,除非我當天真的有甚麼興致去找一個人搭訕的情況下我才有機會去印證我心中的答案是到底是對還是不對,但其實我也沒有意願去查證,反正這些莫名其妙的猜測或是編故事總是可以讓我有很多神奇的靈思會在最後一刻幫助我完成我應該完成的文章,也幫助了我在閱讀期間太過無聊的時間,不過可惜的事情是每當我把我這一套對於陌生人的編故事技巧希望完整與他人交流的時候,我總是會先被罵一頓,之後這位朋友就會順利而開心的加入,嗯真是政治正確啊。
酸儒腐說 竊取靈感 酸儒腐說 竊取靈感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10:01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