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該像美國隊長? 還是殘暴的殺人狂?



上禮拜光是國軍就出了兩個大新聞,一個是虐狗的軍人、一個是聽說是誤射飛彈的上士,後者我想永遠也不會有甚麼答案了,不過前者造成的風波其實遠大於後者,關於為什麼我們對於狗有這麼特殊的情感,我先前已經寫過一篇文章討論了。那其實在那個風波之下,還有一種言論是我覺得可以深思看看的,那就是有人討論如果一個軍人連狗都不敢殺,要怎樣上場殺敵? 這的確是一個值得討論和思考的問題,就以這篇文章來討論看看軍人到底該是怎樣的形象。

這幾年最紅的軍人應該就是電影中的美國隊長了,這個二戰時期創造出來的美國漫畫人物形象,確實是個非常鮮明的精神,美國隊長講究的是人權、民主、自由、誠實以及最重要的勇氣,他都兼具這些我們認為一個理想人格應該要有的所有條件,堅守在自己所堅信的價值觀上面,並且視這些價值觀重於己身的生命。上述講完大概所有人都可以認同美國隊長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軍人,甚至在民主自由的社會中,他是個了不起的公民,在戰場上他是個尊重人權和正義的戰士,但他是個好軍人嗎?

另一種極端就是曾經在世界上燒殺擄掠的蒙古人,他們所到之處都是把能殺的殺光、能姦的都姦完、能拿的財產全部抄光,最後一把火燒盡一切,絲毫不講究所謂的仁慈人性,更遑論當代所講的法治人權,他們全部都不遵守,連基本的戰爭禮儀或是公約都不會管你,但這支軍隊卻是近乎於無敵的軍隊,那他們是否又是我們應該去追求的軍人類型?

自從二次大戰以後,全球的經濟體系和民主政治體系逐漸建立以後,世界的戰爭就越來越少了,幾乎只剩下一些局部的地方還有所謂的動亂,那些問題幾乎都是從二戰遺留下來的問題,而彼此對立的也不都是民主國家彼此對立,多半有一方是屬於獨裁的政權,或是非民主體制的革命團體等等。於是我們或許要問的是當民主國家彼此的戰爭發生的時候,我們要如何去處理這類的問題。

談到這裡我想很多人就會提出希特勒這個例子,希特勒的確是民主制度所選出的領導人,但他還是作出了許多違反人權的策略,於是當我們討論到民主國家的戰爭的時候,或許我們應該討論的事情是,當兩個屬於正常人權、法治、言論自由的民主國家發生戰爭的時候事情又會怎樣演變? 當兩個理想中的民主國家發生衝突的時候,多半都是屬於理性的,可能是經濟利益上的問題,因為每個國家在發動戰爭之前都會算一筆帳,民主國家更是如此,因此在理想民主制度下面很難會有所謂的戰爭,因為兩個民主國家會透過經濟體制去調節彼此的利益問題,所以我們的問題又回到民主國家與非民主國家的戰爭上面了。

說白了,我們都知道如果美國隊長跟蒙古人兩種軍隊相互打仗,蒙古人絕對是大獲全勝的,但是蒙古人這種軍隊在民主法治的國家裡面是一種無法被接受的存在,其原因在於民主國家並不常打仗,於是當和平期間的時候,國家如果需要安置一個像是蒙古人一樣的性格的軍隊,必須付出的成本相當大,而他們會造成的社會危害也是大到不可思議。因此這樣的概念在之後就逐漸被淘汰了,我們改以美國隊長當作是民主國家軍人的典範,因為對於現代軍隊來說,沒有紀律的力量,根本稱不上軍隊,或許只能稱作野蠻的武力。

當然剛剛提到的原因是一個重要的因素,但有另一個更重要的因素是當今的體系有能力養出一批軍人在和平的時候是美國隊長,而在戰爭的時候是蒙古人,而我們這些不處於戰爭時期的國家,多半受到的宣傳都是美國隊長形象的宣傳,因此我們對於某個國家的軍人形象都會是美國隊長,但多半他們在戰爭的時候都會化身成蒙古人去作戰,絲毫沒有一點人性,對於取走他人的性命也毫無罪惡感。


自從二戰以後,世界廣義說起來應該算是和平了將近70年吧,這期間似乎所有民主國家的領袖都明白,除非有強大非民主外力介入,不然要再有戰爭幾乎是很難發生的事情,因此多半國家也收起蒙古人的想法,多半希望替自己國家的國軍塑造一個正直的形象,這點包括台灣也是如此,畢竟我們都希望不要有任何戰爭發生,也永遠不要殺死任何一個人,和平是相當珍貴的價值,如果每一個人都能這樣想,那或許拔草就是國軍最好的訓練了。
軍人該像美國隊長? 還是殘暴的殺人狂? 軍人該像美國隊長? 還是殘暴的殺人狂?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上午12:31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