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憤青與中國五毛



我想有在看蠹酸齋文章的人,都知道我的政治意識形態,身為一個一直以來台灣主體性的支持者,你也可以說我台獨份子怎樣都好,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發一篇文章來罵這些台獨憤青們,因為過去好幾年我不斷不斷地寫文章,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夠把意識形態變成我所贊同的那種,沒想到當這天來臨以後,我卻覺得台灣青年的思維變得比以前更狹窄和更極端,有時候我真不知道要怎樣面對自己。

我們先來談談中國五毛小鬼們是怎樣的人,首先他們以中國民族主義為最高優先,不允許任何人欺辱或是簡單批評中國文化或是各類型的制度,只要有哪個公眾人物敢做這種事情,這些五毛智障就會揭竿而起去這些人物的網路社群開始各種痛罵,最好還聯合抵制這樣的可惡混蛋,最後該人物在各種公種壓力之下不得已只好公開道歉,講出那些與他之前想法完全不同的到前說詞,但問題還是沒有結束,因為這些中國五毛並不會就這樣就算了,一但有過一次他們不爽的經驗,這些經歷會跟著這些人,想洗都洗不掉,這就是可怕的中國五毛,他們是極權主義的國家,對於民眾當然會用這樣的民族主義去洗腦

那台獨憤青呢? 台灣是個自由民主的地方,這裡凡事追求的是法治和言論自由,但台獨憤青們只在乎自己的政治意識形態和歷史記憶,或許是因為過去國民黨那一套教育從根本上就無法徹底長久洗腦台灣人,因此當台獨憤青們得知另一面歷史之時,他們就開始變得極端和失去思考能力,他們從不認為這塊土地上有著和自己認同不一定相同的人存在,他們會強迫他人去信仰自己所信仰的價值觀,而忽略了言論自由的可貴,最後用強烈的民族主義去壓迫他人的言論自由。

台灣這塊土地上有著許許多多的人,舉今天為例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這塊土地的國名應該必須是台灣,我們都認為自己是台灣人,我想這應該是大部分人都能夠認同的想法。但是別忘了,台灣裡面確實也有文化上的中國人,一個自由的國度中可以有各式各樣的不同的文化認同或是血緣認同,只要我們確定我們的國家認同沒有問題,那就是沒有問題的。因此每當有甚麼藝人在中國商演,被一群五毛逼得最後講出自己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之時,台灣人應該要做的是甚麼? 很簡單就是依照自己的想法,去思考這樣的價值觀是否符合自己的意識形態,如果不符合的話,就依靠正當的經濟手段去提出抗議,可能是從此再也不看他的戲劇、不買他的音樂等等。但我們一個自由的國家不應該做的事情是像那些五毛一樣,用著強大的民族主義去強迫他們必須要公開說自己是台灣人,然後害他們的事業受挫,今天他們有他們自己的人生,沒有人會希望講出自己心理不開心的話。

如果台獨憤青們希望能夠讓更多文化上的中國人贊成台獨,要做的事情不是強迫他放棄自己過去的信仰或是意識形態,而是用自己的行為和表現去贏得這些人打從心底的認同,可能是用更理性的態度去面對兩岸的意識形態問題,或是用文化發展來博取其他人的認同,這些認同必須是打自心底的自由意志所認同的意識形態。絕對不行的是像中國五毛那樣強迫其他國家的人道歉的作法,那樣的做法只會顯得台灣是個不成熟的自由國家,而我們最引以自豪的民主價值也將蕩然無存。

寫了這麼多可能很多人就打算要罵我說我不愛台灣,或許吧,台灣認同在我眼前的價值並沒有所謂的自由民主高,與其說我愛台灣,我會用我更愛自由民主來替代,所謂的民族主義或是國族主義在自由民主前面,都是毫無價值的東西,因此比起台灣認同,所有青年們更要捍衛的東西是民主自由的價值,因為有這些民主自由的價值,我們才能擁有由自由建立的台灣認同,而這份台灣認同與台灣民族主義不同,他是一個更開放更包容的心態,也是一個用社會契約建立的群體意識,比起單純的強迫他人信仰台灣意識,我們更應該做的是去了解甚麼叫做民主法治的精神,因為那才能讓更多人認同我們。


下一次當遇到與自己意識形態不同的人,要做的事情不是常是強迫他人信仰自己所信仰的東西,而是透過更多的溝通和彼此了解,讓雙方對彼此更加了解,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找到一個真正符合大多數人價值觀的想法和方向,磨擦和負面也會更少一些。
台獨憤青與中國五毛 台獨憤青與中國五毛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8:54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