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應該知道的民主政治(2)- 運作篇


上次我們聊到民主政治架構在甚麼條件之上,那篇算是很基本的入門文章了,當然在很多地方都沒有解釋得非常詳細,因為這些東西要解釋恐怕不是幾萬字之內能夠說完的,這次我們來聊聊關於民主政治如何運作,其中我們會討論到投票、媒體、自私還有民意代表等等的一堆問題。

讓我們先從投票開始吧,還記得小時候公民老師在課堂上談論民主,總是說到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但是是這樣嗎? 我先聲明這句本身沒有錯,不過他忽略掉了很多應該要多加闡述的理念。投票是我們認知上民主政治運作的基本,也就是多半的人都認為支持者的人數多寡才是硬道理,但我們時常忽略掉其實人數並不是民主政治的真理,真正影響著民主政治運作的東西叫做群體力量或是情境力量。換言之,影響投票人數的正是這些力量,這些力量除了會決定我們應該要去投票給哪個陣營以外,還會決定我們去投票的意願,同時也會影響我們要不要去遊行、抗議或是暴動的意願,都是來自於這個群體意識,這個群體意識或是情境力量才是決定民主政治的因素。

但談到這個東西的時候,我們首先要說明的是自由價值,在先前那篇文章曾經提過沒有自由,民主政治無法運作,在所有的自由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言論自由,因為有了言論自由,我們可以允許各種思想和意識型態在社會上出現,在這個時候媒體就會發揮巨大的功效,媒體如果從這些思想當中找到一個符合大眾會喜歡的言論,就會大量的撥放,而他大量散播的理由不過是希望自己能夠賺更多的錢,關於這個可以參考我第一季的影片,有專門談論到媒體。而當這些被廣為撥放的言論出現的時候,群體意識就會開始發生變化,可能會與過去的路線或是風向做出一些不同的改變,所以在媒體的運作上面來說,雖然是由某些財團或是大企業在經營,但媒體這產業過度依賴閱聽數,也就是說雖然他們可以影響輿論風向,但卻不能夠影響真正能夠帶動的群體意識的言論自由,再說得更明白一點就是媒體沒有逆風的本錢。在這種環節之下我們可以知道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當中,有著越多的言論自由就代表著國家越自由,也就是說我們每天在罵的媒體亂象,其實對於民主體制來說是好事,因為那個各種奇奇怪怪的言論讓我們的社會更加的多元化,而多元化可以讓整體更加穩定。



但其實要建立徹底的言論自由,有一點是無法避免的,就是尊重每個人的個人利益,換句話說就是自私。今天有兩個人吵架,找來共同好友第三人作評斷之時,那個人不可能是客觀的,他會用主觀的方式去下一個對他自己有利的判斷,而為了要取信於雙方,這個判斷同時需要符合雙方的想法,同時也需要符合自己的主觀利益,於是我們可以看到當某一個人提出特定想法或是意識形態的時候,為了要博得大多數人民的支持,他必須要同時合乎大多數人的意見,但在這個時候這個想法本身也包括本身的利益,裡面是表層的想法可能是意識形態或是高射炮,但裡面所包覆的利益才是真實的。而特別的事情是我們假設這世界上分成兩種人,一種是看得到內層利益的,另一種是看不到的,你會發現即便是看得懂實際運作利益方式的人,他們為了避免被民眾質疑態度,所以他們也會跟著談意識形態或是高射炮的內容,這就是民主政治的運作方式之一,這我在蠹酸齋第一季 群體的力量當中有談過這件事情。


我提到有一群人只聽得懂所謂的意識形態,在這些人的腦中只有所謂的顏色,沒有是非,自己喜歡的意識形態就算端出大便,他們也會歡欣起舞的接受大便,而那些看得懂的這些大便裡面包裝了甚麼的人,他們會去判斷裡面的東西是否對自己有利,若是對自己有利,他們也會高喊這是一坨好大便。那問題來了,如果有人說出這裏面包裝了甚麼,那他會被怎樣對待? 不會怎樣對待,因為裡面包裝的東西太過複雜,那些東西需要知識去了解,而大多數的民眾沒有知識和能力去分辨這些,於是他們會選擇忽略這些言論,而繼續擁抱著意識形態,因為除了比較容易理解以外,也確實在表層上對他們有利益存在。

而那些整天擁抱著意識形態的人多半都是民粹,民粹這一名詞其實並沒有真正的定義能夠說明清楚甚麼叫做民粹,不過如果要我來解釋民粹,其實就是不具備理性判斷事物的選民,他們就是民粹的一部份。但他們所擁抱的意識形態多半是由菁英所創造出來的某種言論或是思想,所以即便民粹在民主社會中扮演著很大的角色,但這些民粹的運作其實反而會增強民主政治的運作,因為民主政治的運作有時候目標太過複雜,很多意識形態或是政治傾向的東西能夠增強民眾參與的意願,而民粹這種操作手法無論是哪個陣營都會使用,因此這群變動的民眾對於民主政治本身的平衡是相當有幫助的

還記得江蕙講過一句名言:「台灣就是太自由才會這麼亂。」江蕙以及認同這句話的人們都不明白自由的意義,就如同我前篇文章中康德所說「只要人們不需要服從於他人,只需要服從法律的時候,人就是自由的。」而在這種認知之下,我們剛剛已經提過只要媒體報導的內容或是個人的言論自由沒有超越法律所認定的違法,都是可以被接受的自由,而這種多元化的自由是非常有助於思想的進步以及民主政體的穩定,那怕運用的手段是民粹也是同樣。

我們先前提過民主政治是建立在個人主義的自私上面,當我們以為我們選出來一個能夠替群體意識奮鬥的民意代表的時候,但在選上的那個時刻,民意代表會馬上的認為自己終於脫離了對於民意的需求,至少在下次選舉之前他是可以以自己的喜好來做事情的,那我們為了要避免這類事情發生最好的方式就是將這件事情記在腦海當中,下次以這個理由把選票投給他人。而事實上是當我們期許政治人物開出更好的條件討好我們的時候,我們總要去設想為什麼他們可以端出牛肉? 就舉大巨蛋為例(僅以大型建設為例,非實際情況),講白了國家的預算就編列在那邊,怎麼可能額外蓋一個這麼大型的建築物? 哪裡來的錢? 這時候政治人物就會去找倒楣鬼拿錢出來蓋,但是多半的倒楣鬼都不笨,他們不可能傻傻的掏錢出來幫大家蓋東西,於是政府可能就要想辦法讓點利給這些倒楣鬼賺點錢。但是人民怎麼可能會希望大巨蛋裡面有百貨公司? 但是倒楣鬼說不讓他賺錢就不願意幫忙蓋大巨蛋,那請問政治人物要怎麼辦? 有些可能會以大巨蛋為優先,這也沒有錯,於是我們就有了一個超級大百貨公司的大巨蛋。但是以民主機制來說,我們永遠不會滿意這種政治人物,所以我們會生氣這種人讓利給倒楣鬼,通常這些倒楣鬼都是討人厭的人。所以最後我們會透過選舉把這種讓利給倒楣鬼的政治人物一一淘汰,至於那種可以用精神力量說服倒楣鬼很開心拿錢出來的人物,最後就會被讚揚是政治家等等,然後我們就會發現依照民主政治來說,到了世界末日那一天,我們應該會選出一個無所不能的魔法師來當台北市長,他應該是可以憑空變出大巨蛋。
到目前為止,我們只談到民主政治中關於言論自由以及基本政治運作的方式,還沒有談到關於政治政治是如何運作的,還有一個大問題是民主制度要如何長久的運作下去,因為若照目前的說法,民主政治應該是一個相當平衡且有自我調節能力的制度,為什麼有時候我們還是會選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當我們的領導人?
這就留到下次再來詳談,以下是本期已經回答的問題,有興趣的人還是建議多發問。

Q:民主就是多數決嗎?
A:不是,多數決只是民主的呈現方式,主要還是群體意識之間的相互制衡。

Q:霸凌是一種民主嗎?
A:不是,霸凌違反民主結構中的人權保障。

Q:民主政治能抵擋群眾的自私嗎?
A:如果沒有自私,民主政治無法運作,自私是必須存在於民主政治的。

Q:民主跟民粹的差別
A:文內有說明,不過民主政治中必定含有民粹,但民粹對於民主政治來說是好事。

Q:媒體在民主政治所扮演的角色
A:各種奇怪言論的增幅器具,而媒體亂象對於民主政治來說是好事。

Q:為何民意代表感覺跟民意脫鉤
A:因為人民總是很健忘民意代表幹過甚麼爛事情。

參考書籍

海耶克<到奴役之路>
布爾迪厄<布爾迪厄論電視>
勒龐<烏合之眾>



你所應該知道的民主政治(2)- 運作篇 你所應該知道的民主政治(2)- 運作篇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上午2:27 Rating: 5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