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2017 - 設計圈的取暖聖地、學校和老師做面子的展覽





回想到近十年前有個朋友找我去新一代看看他的作品,雖然距離真的很遠,但還是想了辦法找個時間和調整心態去了一趟。當時整個展場給我的感覺就是聲勢浩大,在某方面來說讓學校、學生和老師都有了十足的面子,至於東西的好壞其實我那時候並沒有能力去分辨到底甚麼是好,而甚麼又是不好? 而今年跟尼爾森式症一起去看展後的感想就比以往清楚很多。

進入新一代的展場,無論哪一年都會看到各家學校的門面都是各種大型的計畫,可能是某種奇幻風格的機車、水上摩托車或是模型船,不然就是大型的環境規劃和都市計畫會放在最顯眼的地方,但這些東西反而就我們看起來就是坐個樣子,在實用性和商業性甚至是實務經驗上都少得可憐。

想要出風頭的心理無論是學生、老師或是學校都想要有,自然的就出現這些光是酷炫但是卻缺乏能夠實際投入市場的作品,這些作品也因為比較容易製作,只要打開科幻電影和網路龐克風格的相關創作就可以找到不少概念並放入作品當中,在價值上面遠遠比不上那些小東西。

小東西就像是平面印刷品或是小型產品,單純而盡量不與甚麼科技做結合,能夠獨立運作的東西才是好東西,這點我與尼爾森式症都有同感,所以多半我們會給予好評的作品都是那些用心在自己的名片設計上面,或是在小地方做些創新的作品。

人類歷史上面有個了不起的概念稱作「可替換部件」,這概念是19世紀末期之後才逐漸形成的商業模式,這是因為人類產品分工越來越細的緣故才形成。就像是我們的手機上面的不同零件都是由不同的公司所製造,並不會有哪家公司打定主意整個手機都要用自己特別而別人不能用的零件去製造,這樣非但成本會變得很高,而且後續改良的時候也會有龐大的維修成本和開發成本。

但是大多數的學生或許總是懷抱著理想,就是想著自己要從頭到尾把所有的細節都想到好,然後搞出一個沒有辦法相容於現在商業模式的產品。舉我們每天都會喝到的咖啡來說,假設我們把咖啡的容器簡化成杯身、杯蓋、防熱套和吸管,或許學生應該要去思考的是如何在不影響當前咖啡產業運作的情況下,能夠逐步改良其中的某個部件,並且這個部件有利於商家、消費者甚至還必須考量到目前製造這個部件的廠商,他們有沒有誘因去改變自己原先的作法?

這種心態最常看到那些懷抱遠大理想的同學們,他們提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型都市計畫,說明他們對於這個社會的期待是甚麼,有著大量的環保材料和看起來可以永續的模型,卻都沒有思考過這些計畫和想法如果付諸實行的話,需要的成本會高到哪種程度? 並且在民主制度之下,這些計劃能夠實行的可能性又有多少? 在這些都不討論和考慮的情況下,每年都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學生成為了史達林和毛澤東,在一張藍圖上面規畫著自己所希望的社會樣貌,但他們如果去玩一下模擬城市的話,就能知道他們的做法永遠也沒辦法執行。

齋主始終認為這是師長們的問題,讀到這裡你可能要馬上指責齋主是不是又要扼殺學生的創造力了? 並不是這樣好嗎? 我明瞭身為學生會有對社會的理想和期待並不是甚麼壞事情,但師長們如果很明確地看到有些作品的可能性已經降到趨近於零的時候,應該要予以提供一些其他層面的協助。舉齋主這次看到的一個公園座椅來說,這個座椅有著太陽能板可以發電,底下還附有充電座和充電線可以供人來讓手機充電。這東西雖然在現在擺明看起來就是個蠢無意兒,而且付諸實行的可能性極低,而師長在這時候應該要幫助學生的事情,應該是去思考在怎樣的可能下這樣的計畫有機會實現。

公園的預算有多少
座椅的預算又有多少
太陽能板的成本有多高
發電能獲得的效益能符合大眾期望嗎
充電座多久需要更換
充電線被偷的可能性
維修的困難程度
一般發包的工程團隊就可以維修嗎? 

這些東西都討論完了以後,最後再思考一個問題,有必要在公園進行太陽能充電嗎? 會不會直接提供民眾免費的充電座還比較划算呢? 把以上問題通通思考完了以後,這才是一個完整的計畫,因為我們知道了在怎樣的條件下,這樣的創作是有機會被政府所採用的。

這樣的問題並不只是發生在學生身上,以齋主個人的經驗去那些已經成立公司的設計工作室或是團隊身上也處處都是這樣的跡象,他們抱持著一股理想和衝動,做出了自己覺得很棒的東西然後參加那種設計展覽,可能獲得了一些獎項和殊榮,但東西賣不出去時才在思考為什麼。答案很簡單,就是因為設計展上面的作品都沒有標價,標了價格之後就會覺得這東西沒那麼神奇有價值了,甚至還會覺得這東西貴得沒有道理,可偏偏現實社會當中的商業模型,都必須建立在人們願意花多少錢去購買的立基點上,這些在預算和價格上面的限制讓我們更加進步,單純無限制的發想,只會讓人越來越幼稚。這話題繼續講下去只會進入理想主義跟保守主義之爭,有機會再繼續討論這塊。

每年新一代在舉辦的時候都會受到大量的批評,講到這個展覽對於學生來說是筆大負擔,想像一個還沒有出社會賺錢的學生,不算材料費和時間的情況下要參加這個展覽就必須花費將近兩萬元,並且這兩萬元還不保證能夠展出,必須要先通過校內的選拔才有機會突破重圍出現在會場之中。

不得不說這些成本真的很高,但是這時候就會有老師和業界的人出來喊話說這樣的經驗可以讓學生學到很多,嘗試自己做出一個作品並參與展覽的經驗是很寶貴的。這點齋主徹底同意,因為確實這些經驗對於一個大學生來說十分十分的寶貴,但前提是他們有想要這類的經驗。

許多設計類組的學生在大二或是大三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自己將來不會走向這條設計的道路,但是文憑在這社會上還是很有用的,所以為了畢業他們也只好想方設法的跟同樣沒啥熱忱的人分成一組,然後組員全部一起混畢業。聽起來校內的選評機制可以避免這樣的作品出現在展場當中,但是萬一整個系上都是這樣的人,那我也不知道學校還能搬出怎樣的好作品來。

這套強制學生參加的機制到最後得利者根本少之又少,對於那些有熱忱又肯做的同學來說他們根本就不需要這類展覽,反而是新一代展覽之所以辦得起來就是依靠他們的熱情和才華,但情況是撐起展覽的他們非但沒有獲得主辦單位的補助,還要付錢參加這種大拜拜的展覽,把自己才華所贏來的版面和空間分給其他同學,這實在是非常的不公平。

而對於那些根本沒有用心想要做的同學,他們莫名其妙搞到必須參加這類展覽,除了作品本身很爛還要被甚麼蠹酸齋齋主取笑以外,最後這些經歷和經驗也對他的人生沒有絲毫幫助。然後齋主又要被那群業界和學界人說三道四,我就不懂既然這掛人這麼為了學生著想,怎麼不把新一代的做成是以個別學生為主的展覽呢? 何必要用現在這種用學校區分的方式來決定誰要在哪裡展而誰又不能去展出呢?

簡單嘛,新一代展覽就是非菁英學校和非菁英學生得利最多的展覽,好學校不需要靠這種展覽來辦甚麼成果發表,好學生也不需要這種展覽來宣傳自己的才華。真正得利的都是學校和那些才華不足以讓他們辦展覽的學生。齋主每年都看到最大的宣傳都是來自於學校,有多少學校利用這個展覽的版面和架勢來招攬明年的新血進來? 今年我甚至還看到有個學生把自己的師資全部掛出來,既然這麼為了學生著想,那幹嘛把老師的名單通通放在那邊,然後說自己是為了學生好? 丟臉就是丟臉,爛學校想要面子、爛老師想要面子、爛學生也想要面子,最愛面子的人當中也包含了家長,家長認為小孩參加個在世貿的展覽就了不起了。於是他們就聯合起來運用那些學校裡面比較有才華的學生來搞招生、搞造勢,最後這些學生們花自己的錢用自己的時間來幫學校和老師得利,博個版面和彩頭罷了。

涂志翰的作品 就是渲砲

今年齋主看到一個作品讓我很驚訝,雖然不知道作者的本意是甚麼,但是作品外型卻非常吸引人,走進之後才發現這個作品一點用都沒有,並且名字叫做就是渲砲。明擺著說著這個展覽就是個做做樣子的展覽,雖然齋主知道這東西真是爛得要命,卻仍然認為這是當天最得我心的作品,原因只是因為他嘲諷了當天的所有學生、所有老師和所有學校。

而這次2017年的新一代設計展也結束了,今年是一個朋友邀請我去看看他的畢業成果。對於看了多年這類設計展的我來說,其實這種展覽每年給我的感受都是一樣,所以在去年結束之後才會發一篇文章說說我對整個展覽和學生們的想法,當時也有幾個對新一代很有想法的業內設計師對我提出了參與他們計畫的一些邀請,但我拒絕了這些邀請。而今年再看的時候反而有了一些想法就是即便新一代的問題真的很多,對於學生來說弊多於利,我還是無法果斷地說甚麼要停辦新一代的話,我確實看到了很多學生努力地想要把東西給做好的心,只是令我悲哀的是他們並沒有勇氣共同反抗這套對他們來說並不公平的展覽。


新一代2017 - 設計圈的取暖聖地、學校和老師做面子的展覽 新一代2017 - 設計圈的取暖聖地、學校和老師做面子的展覽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4:42 Rating: 5

5 則留言:

  1. 又來刷存在感了,去年鬧的笑話還不夠嗎?當酸民還是要有點料,閣下念的垃圾大學沒好好教,導致你連藝術史跟設計史都分不出來,就不需要再裝高上了

    回覆刪除
  2. 台灣就是有這種什麼都不懂愛裝懂的人,台灣台灣才會變今天這樣,不尊重專業,以後自己設計

    回覆刪除
  3. 會嗎?版主講的難道全都錯?我倒不這麼認為,因為我辛辛苦苦賺的錢,在展完新一代之後幾乎所剩無幾。但的確有認識到更多不同領域的人。

    回覆刪除
  4.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