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暖冬看經濟 – 說好的羊毛大衣呢?



聖誕節過了,跨年也過了,齋主依稀還記得去年這個時候好像台北正好是最冷的時候,那時還來了一個莫名的冷氣團,似乎台北市神奇的下了一場雪,台灣人對下雪是不會有任何的概念的,就算玩過雪或是去國外經歷過下雪,但那畢竟不是自己生活中的經驗,也因此那個經驗特別珍貴。但今年的冬天似乎非常的懶散,而太陽公公又異常活躍,所以今天的冬天,其實也就特別的溫暖,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是個快樂的事情,但這件事情的背後卻隱含著經濟結構的運轉,我同時也想到了海耶克與凱因斯的千古問題,到底要放任自由經濟還是要想辦法去干預?

齋主這幾個禮拜經過UNIQLO的時候也實在感受到成衣業的痛苦,過去羽絨衣的原價是2990元,不過當然不會有人去買這個價位,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是等到特價到1990元時再去購買,而這個特價通常在一月中之後也不是太難見到,所以我想市面上大多數這款羽絨衣都是用這個價格買的,但今年大概從12月底開始,我就看到特價一口氣來到了1490元,我原先以為是短期的特價,但實在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價格就這樣停在那邊了,然後旁邊的刷毛外套、發熱衣或是毛毯都一個比一個便宜,呈現從所未有的低價策略。

這篇文章絕對不是在替UNIQLO打廣告,因為他們也不需要我寫文章廣告,我想要談論的事情是成衣業在暖冬當中所面臨的處境。一般來說像是UNIQLO這樣的大公司,每年在換季的時候都要考量到產量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就要仰賴經濟學家和氣象學家的幫助,他們會利用手邊的資料和過去的歷史來計算出今年應該要生產出多少的產品,並且是否因為今年比較冷,所以應該要開發更暖和的產品,或是今年天氣會比較暖,所以應該要多生產一點秋裝。聽起來很是聰明的作法,但總是會有機會出錯,出錯的代價就是巨額的損失。

當然這時候就會有人出來討論說對於UNIQLO這麼大的公司來說,損失這一點點的貨物哪有甚麼問題,便宜銷掉或是乾脆回收等等的做法都還可以,這些賣不掉的貨物本文就不多討論,但確實對於UNIQLO這種大公司來說幾乎沒有甚麼太大的差別,甚至很多人認為這只是服飾業的單一經濟困難,那我們只好把眼光放到生活上比較能夠了解的例子。

現在有一堆服飾店都是靠著老闆娘的眼光去日本或是韓國批貨,然後拿回台灣賣,這些服飾店本身除了眼光要好以外,其實他們也面臨著換季的問題,想像一個初創業的服飾店老闆娘,每個月都要去韓國批貨到台灣來賣,他思考著天氣可能會變冷,於是今年加強在大衣和毛衣上面,卻萬萬沒有想到來了一個暖冬,這下衣服就算打折也不好賣掉,甚至還找不到倉庫來存放這些賣不掉的大衣外套,最後的情況就是用大賠錢的方式賣掉,但經此重創,非但原先的利潤沒有賺到,現在連下一季的進貨成本都還要想辦法湊出來,在這樣的情況下,老闆娘沒有辦法用自己的眼光去挑那些覺得可以賣較高毛利的商品,因為這類商品通常比較不是保守的款式,就這樣老闆娘通通選了最安全最保守一定賣得出去的款式,而也如老闆娘所料的通通賣了出去,你我的朋友都穿上了這樣的衣服,雖然一個暖冬沒有影響到我們的荷包,但是暖冬依然影響了我們,這個例子還算是客氣的,我把故事情節稍微調整一下。

老闆娘因為暖冬的虧損太過嚴重,店內三個員工的薪水付不出來,也只好把店裡收了,而房東也因為要找新的店家花了兩個月,這兩個月的房租是損失的機會成本,三個員工本來要在過年的時候換新的手機,這下非但沒有辦法換手機,甚至還要花一段時間找工作,這之間當然又發生很多事情,但這個影響最後會回歸到整個社會的動態機制上面,慢慢的會找到新的平衡,這當然是很理想的狀態,那萬一我把劇情再次弄得嚴重一點呢?

假設這個超~~級暖冬世界上所有的服飾業都出了問題,同時農業上也因為冬季作物全部種不起來而慘賠,於是糧食作物短缺……….等等,最後就會形成一個巨大的金融缺口,並且依照這個模式下去思考,我們現有的財富幾乎沒有辦法去彌補這個資金問題,那就會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可能會出現1929經濟大蕭條的情況,會有很多人失業也會有很多工廠就這樣倒閉,你我喜歡的戲劇或是電影也有可能受到影響而取消繼續創作。這時候我們就面臨到了經濟學上永遠無解的一個問題,政府到底在此時該不該干預市場?

我在文章一開始提到的經濟學上的永久爭執,海耶克認為政府越小越好,應該甚麼事情都不要管,因為自由經濟的機制會去調整。以這個暖冬為背景的話,那些失業的勞工和倒閉的企業會導致社會變得遲緩甚至退步,但就在社會退步到一定程度之後,隨著資訊流通的廣泛程度,失業的勞工找到新的工作,而也會有新的創業者敢於設立新的公司,提供更新的服務,這樣的作法已長期來看是利大於弊的,甚至依照自由經濟的理念,這樣的效率絕對是最佳的方法,但問題就出在這段市場調整的時間將會造成許多的損失,這段期間可能只有短短數天,也有可能長達數十年。

凱因斯的做法就非常有意思,凱因斯雖然強調要干預市場,但他依然相信自由對於市場調節的重要性,所以凱因斯的做法就相當精妙,政府印鈔票之後注入市場,一時之間創造出新的需求,利用資訊流動速度不可能達到無限大的情況,在大市場中的小局部先創造出新的外力刺激,之後不斷在市場當中的各個位置重複這個流程,再配合上大部份的自由機制,可以讓這個系統永續的躍動,這是個極為聰明的方法,但總體而言甚至以長久來看,絕對沒有海耶克的完全自由來得更具效率,但我們又為什麼要這樣做?

當今世界的經濟模型都建立在進步,我們都假設我們的財富會隨著科技的進步、學術的研究和思想的革新會不斷增加我們所擁有的總財富價值,而這就需要資金的不停流動和轉移,同時在這些過程當中透過先前所提到的進步,我們會逐步的增加所有人的財富,換句話說這個社會需要大家花錢,要說服大眾掏出錢包中的錢,對於UNIQLO來說當然是希望每年每人都換一件羽絨衣,所以他們想盡方法把羽絨衣做得更好,用更漂亮的廣告台詞,請更漂亮的桂綸鎂來代言,但千算萬算還是沒算到暖冬,於是今年的業績可能就這樣大打折扣。

暖冬是經濟週期當中較為特殊的現象,想像一個穩定的市場當中,當然包含了四季的流變,不過是一個冬季的天候較為特殊就可以引來這樣的小問題,如果今天同時發生了很多小問題的時候,社會上的需求大幅下降,就會引來經濟上的大恐慌。這時候凱因斯的做法就出來,利用印鈔票創造需求來安撫民心,這也是為什麼凱因斯終究統治了這整個世界的原因,因為我們終究是民主制度,人民希望政府做點事情,而不是像海耶克袖手旁觀,那怕我們知道海耶克很有可能是比較對的。

這世界實在是太未知了,或許現在是暖冬,之後又來個極熱的春天,夏天變冷,或者是氣候以外的大型變化,都有可能讓既有的經濟模型受到影響,甚至當我們人類的基礎科學失去進步的可能時,會出現的就不只是經濟受挫了,到那個時候凱因斯創造需求的法子也不管用了。這世界上最能創造最大需求的事件是甚麼? 在我所認知的歷史當中,最大的需求就是戰爭,戰爭時要傾舉國之力開始生產軍工業,同時要投入大量人力去執行作戰,同時後勤、補給等等都將會是極大的花費,就連在戰爭當中死亡的人數,也將替自由市場增加更多進步的空間,因為短缺的勞力而讓社會擁有更強盛的革新動力。

如果熟讀歷史的人就能理解,我們所認知到的多數戰爭並不是如同課本上面所寫到的仇恨問題,那其實不過是寫來讓人好理解的,歷史上絕大多數的戰爭都是經濟因素,可能是某個國家人口過剩、國家的資源不足或者是要創造戰爭需求而弭平經濟問題等等。凱因斯無中生有創造財富的同時,也讓戰火遠離了這個世界,同時全球化經濟自由的流動,也讓國與國之間再也沒有大規模作戰的理由,自二次大戰以後應該是人類歷史當中數一數二的和平期間,只不過我們經常還是會遇到經濟危機就是了。

環視這個暖冬,回頭看看那些正因為暖冬而受到虧損的商家,然後在思考曾經讀過的經濟學課本,最後再想想歷史課本上面所談到的戰爭,原來這些事情都是環環相扣的,只是我們的教育方式並沒有教導我們如何把這些看起來不相關的事物湊在一塊思考,這樣的思考模式運用在生活中的各個角落以後,會對過往所學習的知識有種煥然一新的感受。不過…..暖冬這種事情對於整體經濟狀態來說,不過是件小事情,就算不買UNIQLO的羽絨衣也不會導致甚麼戰爭,還是等他降價到990再說吧。



從暖冬看經濟 – 說好的羊毛大衣呢? 從暖冬看經濟  – 說好的羊毛大衣呢? Reviewed by 子迂 on 下午9:34 Rating: 5

1 則留言:

  1.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